文苑撷英

陈绪桐 散文——《最是家乡年味浓》

作者: 陈绪桐     时间: 2023-01-17     点击: 查询中   


最是家乡年味浓


时节已至小寒天,腊月味浓盼新年。伴随着小寒节气的到来,伴随着腊月的脚步款款,春节已经在不远处等待。腊月里,年味浓。我走进超市和市场时,已经能够明显感受到春节的氛围。

周末时,闲逛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市场,虽然疫情的硝烟还未散尽,市场里却已经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了。许多摊子上挂起了春联和“福”字,大红灯笼如火一样,火红在眼帘。眼里是一望无际的红色饰品,装点着腊月,烘托出新年的氛围。年味就在这样的市场里散发开来了。每每看到这番场景,我都格外地怀念故乡,想念故乡的旧年,想起那些热闹非凡的日子。

故乡的年味从小寒之后就开始浓起来,十里八乡的人都开始置办年货,准备迎接新年。那些日子,集市上熙熙攘攘,川流不息,那是每个孩子都期盼的日子,也是每个孩子都喜欢的日子。那些年月,每当进入腊月,孩子们的心情总是雀跃多于悲伤,哪怕因为犯错挨了父母的打,悲伤的情绪也会很快恢复,因为新年可以冲淡一切。春节前,孩子们风风火火,跑东跑西,几乎闲不下来。父母要去集市上购买年货了,无论如何,孩子们都要跟着去。倘若父母不答应,就眼泪一把,鼻子一把,软磨硬泡,直到为自己争取赶集的机会。

到了逢集的日子,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出门,买几对火红的春联、买几张俊俏的“福”字,买几兜水果,买几块肥肥的猪肉……我最喜欢的莫过于过年时候放的炮竹了。二踢脚、旗火、摔炮、擦炮、烟花棒等是每个孩子过年必备的玩意儿。虽然那时候生活条件不好,家中没有多少闲钱,但过年时父母还是尽可能地满足我们的要求,所以每一年春节,我们的兜里都会装着擦炮和摔炮,一堆孩子聚在巷子里,这里炸一串,那里仍几个,“噼里啪啦”的声响络绎不绝,最后整的满兜都是火药粉,新衣服也会炸几个不大不小的破洞。回家后母亲也只是生生气,拿过衣服就开始缝补。

到了除夕夜,母亲起得比以往都要早,忙着一家人的年夜饭。孩子们也不贪恋被窝的温暖,也早早起来在父亲的带领下,贴春联、挂灯笼,让暖心的红装扮朴素的家。晚上,饭桌上摆满了我们爱吃的食物,一家人围坐在如春的屋子里,大快朵颐,尽情抒怀。吃完年夜饭,孩子们又像猴子一样蹿了出去,不多会,外头就响起了鞭炮声。等到凌晨,守夜的人走出家门,一个个擎起烟花棒,一朵朵烟花在纯粹的夜色中绚烂绽放。

岁月荏苒,许多往事已经被淡忘,儿时的年味依然记忆犹新,让人怀念。多么想穿梭时光,回到过去,再过一次儿时的新年,再把美好的滋味品尝。

(黄陵矿业  陈绪桐)


上一篇: 无 下一篇:冯骁 散文——《在煤矿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