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文苑撷英
杨东营散文——《烟雨微朦中的传承》

作者:杨东营  时间:2017-04-06  点击:1729次

 

烟雨微朦中的传承

 

    细雨婆娑,天光晦暗,树影斑斓,这并不是什么典型意义上的好天气,不过总的来说窗外的风光还算应景合情。

    毕竟寒食清明,本就是一个感情微妙的时节。

    这为期三天的法定假日是中国习俗里每年一度的扫墓祭祖的节日。被温吞吞的风雨声唤醒之后,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情,大概是因为突然从工作中脱身闲了下来吧,反而有些淡淡的无所适从。

    四月三日的寒食节和四月四日的清明节在历史的演变中早已日渐混淆,前者本是扫墓祭祖,后者则是春耕踏青,不过时至今日已经不分彼此,就我们家来说,无论是哪天去山里扫墓都没问题,主要看家里的人到的齐不齐,毕竟扫墓说开了就是缅怀逝者,自然是人越齐越好,本就是心意的事,也需要重视心意。

    今年我们家里的这次扫墓最后选定在了寒食节,纸钱,瓜果,香火这些东西当然都是提前操办好的,早上七点多一点一大家子人就闹腾腾的行动了起来,从老人到小孩都被一种莫明的情绪所感染而显得有些激动,年纪大些的像我这样的是因为心里的想念和回忆,至于时不时跑来跑去的小孩子们则更多是觉得这像是一种活动。

    全家人驱车到了山脚下之后费了些工夫才停了妥当,因为清晨时分就有了很多车辆人群,到了这里立刻就有了节日的气氛,一波波的人群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跋山涉水,有的正在途中,而有的来的早的则已经踏上了归程。

    平时基本不会到这些地方来的小孩子们一下子变的活跃了起来,一个个看起来都很想到处乱跑,不过大人一厉害之后就老实了起来,稍微休整片刻之后就开始了每年一度的跋涉。

    山间土路并不好走,高低起伏,崎岖不平,而且还因为下雨而导致泥土湿滑,不过雨点太小,甚至让人怀疑是否有打伞的必要,不过为了照顾老人和小孩们还是撑起了数把花花绿绿的伞,在灰暗的天色中显得格外醒目。

    拐过一个大弯之后,我们终于真正意义上的从山麓进到了山里,眼前的景色也像变魔术一样一下子由单调的鲜绿和土红色变成了细小山花点缀的七彩绮丽!黄的,粉的,蓝的,红的,紫的……有的一小团一小团的聚在一起,还有的则是一两点隐藏在青草里,当然更多的则是一片片树上盛开的鲜花!

    “哇!好漂亮啊!还有点香呢!”

    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孩感慨了一声,不过这样的景色确实很讨人喜欢,也能稍稍转换一下心情。

    又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我们终于到了地方,那是一处很简单的墓碑,旁边还有两棵桦树,所以地方非常好认。

    到这里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野草,整饰墓地周边的环境,好在人多,速度也快。之后画了一个圆圈,培上新土,然后就开始摆放瓜果祭品,倾洒酒水,燃放纸钱和香火,当然也少不了简单的磕头祭拜,说起来气氛倒也不怎么庄重,最深刻的印象还是用土盖灭篝火后那最后一缕稀薄的青烟在细雨中艰难摇曳的情景,不过在一切都结束之后分吃瓜果祭品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有了一种完成了一桩大事的感慨。

    早在《淮南子》和唐代诗人杜牧的《清明》中就提到过清明节,既是春耕春种的大好时光,也是踏青郊游外出运动的好时间。

    中国的古人选定冬至后的第108天为二十四节气中的清明节不知道是多少人智慧的结晶,也是历史悠久的传统,而且就单单祭祖的意义就无比深远。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活着的人还需要纪念和回忆的场所,这不仅仅是传统美德的孝道,也是每个人离开后仍会留下的痕迹,每次扫墓我都能更加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所以我很赞成带着身旁那些欢快跳脱的小孩子们多来这样的场合,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以身作则。

    回程的路上时间已经接近中午,本就若有若无的烟雨终于放晴,孩子们很简单的就开心欢闹了起来,对于大人们而言稍显严肃的扫墓之旅在他们看来可能无异于普通的踏青。我小时候可能也是这个样子吧,总有一天他们或许也会有我这样的烦恼,这也算是一种传承吧……

    至于剩下的两天假期,带着孩子们去一场真正的踏青也未尝不好。

 

   (杨东营 黄陵矿业)

 
上一篇:李建明图文——《不同...    下一篇:侯庆权散文——《青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