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行业新闻
煤炭行业:既要持续瘦身 又要平衡供需

作者:经济日报  时间:2017-03-31  点击:1602次

2016年,我国煤炭行业提前并超额完成了全年2.5亿吨去产能目标任务。2017年煤炭去产能目标任务比上年减少了1亿吨。这是否意味着我国煤炭去产能力度将减弱?煤炭去产能目标任务“瘦身”后,如何进一步巩固去产能成果——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7年我国要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国家能源局此前印发的《2017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也提出,2017年我国将更加注重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化解产能过剩,科学合理确定去产能年度目标。这意味着,我国推动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的势头不减。

去产能力度不减

去产能是2016年我国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重点任务之一。去年年初,中央明确全年要退出煤炭产能2.5亿吨,并安排了专项奖补资金。从2016年的实施情况看,上半年煤炭去产能的进度并不明显,截至6月底煤炭去产能仅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29%

去年8月份,国务院部署在全国开展一次对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的专项督查,确保全年目标任务严格按进度要求和时间节点顺利完成。此后,煤炭去产能进程明显加快。中国煤炭工业协会透露,截至2016年底,我国煤炭完成去产能3亿吨左右。

2017年煤炭去产能目标任务比上年减少了1亿吨,但目标任务的减少,并不意味着去产能力度的减弱。”工银国际煤炭板块分析师赵东晨说,2016年我国对煤炭产能的绝对量实行了大幅削减,一些本来已经处于停产状态的小煤矿被加速淘汰出局。2017年的重点工作应该是巩固去年的去产能成果,保证已经退出的产能不死灰复燃。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年的去产能目标任务是充分尊重我国煤炭行业运行规律、吸取过去十几年经验教训的更加务实做法。 

赵东晨表示,2016年我国煤炭去产能目标任务提前超额完成,既有政府利用行政命令作用,但也和绝大多数煤炭企业主动克制产能释放密不可分。从实际情况看,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煤炭产能过剩已是定局,如果不共同加大力度去产能,最后谁都没有好日子过。因此,有理由相信煤炭行业能够走出过去十年“去产能变成去产量”的怪圈,也有理由对今年去产能工作继续切实推进持乐观预期。

着眼重建供需平衡

2016年,我国煤炭去产能提前超额完成了全年去产能目标任务。不过,从供需两端看,煤炭需求的基本面并没有发生明显改变。

2016年,全国原煤产量完成34.1亿吨。全国煤炭消费则在连续两年下降的基础上同比继续下降1.3%。在煤炭产能规模庞大的情况下,煤炭供需状况仍将维持供大于求的总体格局。从今年的目标任务看,退出产能1.5亿吨的目标任务对供需也不会产生明显的影响,煤炭经济平稳运行仍然缺乏坚实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为帮助煤炭企业脱困,我国在实施去产能的过程中,有关部门启动了276日工作日制度。随着这一制度的实施,煤炭市场供给的减量化效果逐渐呈现。2016年,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煤炭市场价格出现了“煤超疯”行情。

今年这一制度是否会继续推进,也引发了多方关注。此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连维良表示,全部执行276个工作日减量化生产措施,煤炭市场可能重现供不应求。全面放开减量化生产措施,又有可能出现严重供大于求,276日工作日制度不会被放弃,而是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完善。

276日工作日制度将是影响供需平衡和价格的关键因素之一。”赵东晨说,简单来看,从常规的330工作日降低到276工作日,相当于减少了大约16%的有效产能。如果考虑停工和复工的转换时间,以及过去超能力生产现象普遍的因素,276个工作日制带来的实际有效产能削减幅度很可能超过20%

赵东晨表示,276日工作日制度的实施,有利于限制产能的过度利用,重建煤炭供需平衡,促进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也有利于修复企业盈利能力,提高未来盈利的确定性。此外,一旦发生局部区域煤炭供应紧张的特殊情况,有关部门也可适当调节,确保供需总体平衡。但如何把握好调节的时间节点,则考验宏观调控部门的调控能力和水平。

避免重现“煤超疯”

2016年,受市场供应偏紧、价格上升的预期不断增加,推动煤炭价格在7月份之后出现阶段性快速回升,煤炭市场出现了“煤超疯”行情。

数据显示,2016年末中国煤炭价格指数160点,比2015年末增长44.1点。以秦皇岛港5500大卡煤炭为例,2016年末价格为639/吨,比2015年末上涨269/吨,涨幅明显。上半年煤炭价格一直处于低位,平稳窄幅波动,7月份开始出现较快上涨,117日涨至全年最高价700/吨。

不过,在释放先进产能,运力逐步回升,煤炭生产和消费企业签署战略合作意向,制定“长协价”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煤炭价格逐步稳定。

“从实地调研看,产业链上下游绝大多数主体希望煤炭价格保持在上述水平上避免再度大幅波动。”赵东晨说,当前,应鼓励和规范煤炭企业与下游企业的长协交易,减少以前大量存在的“定量不定价”情况;推进区域煤炭交易市场的规范建设和整合,强化对煤炭价格指数的规范性要求,加强对期货等衍生品市场的监管;鼓励产业链上下游的纵向整合,特别是煤电联营和大型煤电企业的合作和重组;鼓励煤炭产业内的横向整合,从而降低监管难度。此外,继续推进煤炭的就地转化,以及煤运通道建设,对于破除运输瓶颈、平滑价格波动也有着重要作用。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行业协会等方面,有序地释放高效的先进产能,增加产量;引导煤电企业同煤炭企业签订长效协议或者合同,改变交易方式;规范煤炭价格指数的编制和发布,正确引导预期;规范煤炭经销活动,强化铁路的运输保障。

 

来源:经济日报

上一篇: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煤...    下一篇:陕西2017年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