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文苑撷英
孙文胜散文——《春浅谁先知》

作者:孙文胜  时间:2017-03-23  点击:2165次

 

春浅谁先知

 

去年冬天干燥多霾,后院几棵杏树,枝干皲裂,形神萎靡,总是呆立在迷蒙的雾霭中。我偶尔去菜园小憩,都懒得多看它们一眼。九九将尽,一场不大不小的雨雪过后,我却意外地发现,杏树暗褐色的枝条,不知何时覆上了一层红晕,皮里皮外竟生发出了生命的水色。再看前段干瘪的叶卵,也都鼓突出了鸟啄般的芽尖。一切预示着春神将要降临。

春之归,经常是悄无声息的。前年春节过后,我看后院的果蔬还是鸦雀无声,然外出大半月归来,蓦地就发现杏花开得沸沸扬扬。花儿朵朵相拥,羞怯地抱成一团,好像堆满枝头的积雪,又似徜徉低空的云朵,从远处看去,若淡淡的水粉画,透出几分朦胧,透出几分素雅。杏花瓣分五出,花蕊里浅黄的细丝顶着豆芽形的弯头,绝妙如乐谱上的音符,悄悄奏着只可意会的乐章。

春江水暖鸭先知。人若有心,春是可以早早发现的。在北方,当树梢上、屋檐下都还挂着冰凌儿的时候,春天的影儿是看不见的。但有天雪花凝成了小雨,春天就来了。历经酷寒的小草稀疏矮小,若有若无。走近了,冬衣遮身,看不出醒动。烟雨里望去,朦胧间却见淡绿泅染了半面天光。

迎春花,是早春舞台上的奇葩。

有年,我受邀为村戏校将要毕业的小学员拍照。戏校坐落在北原的一个土坎下,一排窑洞虽已破落,但陡峭的崖壁上,由上至下却铺满了迎春花的枝条。凛冽的北风里,迎春的枝条青里泛红,羞涩的花苞半开微张,你挨着我,我挤着你,密密匝匝洒落满壁,如朗夜的繁星醒目灿烂,点缀得土崖鲜活生动。为了留下最美的影像,几个小姑娘轻轻掐下一束枝条,左缠右绕盘成花环戴在头上,引得围观的师友啧啧称赞。半大小子们则不同,他们换上练功服,在花壁前有踢腿的、有下腰的、有劈叉的,还有扎势跑圆场的,个个活蹦乱跳,生龙活虎,看得我眼都直了。忽然,有人喊我该拍照了,才发觉自己走了神。我的心那一刻,被那花、那人,照得敞亮亮的,没了星点灰色和沉闷。

早春的消息,时常令人猝不及防。有年冬天,琐事奇多。到了腊月三十,我和妻才慌脚乱手的赶去县城办年货。那天适逢一场大雪,回来时两人都冻的手脚冰冷,眉毛挂霜,没有丝毫赏雪的浪漫。然而,当我们发现路边的花圃里,有一株红梅傲雪绽放时,不由都停下了脚步。雪映梅红,梅点雪亮,妻围着那株梅双眸有神,左看右看不忍离去,兴奋地脸蛋都沁出了胭红,仿佛我们原本就不是迎年的,而是因一株花才奔波的。

杨柳姿态婆娑,清丽潇洒,报春时常常出人意料。明明昨日还冻的人搓脸呵手,今日不经意的推开窗,忽然就会呼吸到一股久违的清新。循着淡香极目,你眼里定是“杨柳青青轻烟凝”的奇景。童年时,我很喜欢柳条帽,虽然编制得粗粝,却编进了梦想,织进了快乐。取一截柳枝拧下外皮,做成的柳笛呜呜哇哇,把寂寥的的童年吹得有声有色。

春天,蕴含的就是温暖和希望。知春了,遇春了,就莫负春。

 

孙文胜 运销集团)

上一篇:褚江龙诗歌——《心海...    下一篇:李建明图文——《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