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行业新闻
打赢去产能“关键之战” 需防“先减后增”

作者:中国煤炭网  时间:2017-03-22  点击:1341次

2014年,对山西的煤炭企业来说,无疑是“冰点”之年。

受全国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的影响,山西的煤企利润纷纷“跳水”。据山西的煤炭企业公布的2015年前三季度财务数据显示,焦煤集团、同煤集团、晋煤集团等七大国有煤炭企业分别负债为1984.82亿、2107.06亿、1494.56亿。

据了解,当年,七大煤炭企业总负债超过万亿,体量相当于山西省2015年全年的GDP,总资产负债率达80%。

事实上,产能过剩,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顽疾”,它不仅影响到企业的利润率,更会拖累中国经济。去产能这场硬仗是一场事关我国企业“生死”的战役,也是一场必须打赢的战役。

记者发现,近四年来,中央政府对于去产能的决心始终坚定不移,其力度也在逐渐加大。伴随着去产能之战的打响,2016年国内不少省市区虽然在钢铁、煤炭去产能的道路上曲折前进,但最终都提前完成任务。

去产能“功不可没”

说到去产能,就不得不提“山西省”。

全国人大代表、同煤集团董事长张有喜在两会期间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山西省委、省政府的努力下,山西在去产能方面下了不少苦功夫。

记者在梳理相关资料时发现,山西在去产能上,其力度全国最大,贡献也是最大。数据显示,2016年在煤炭去产能中,山西退出煤炭产能2325万吨,居全国第一。

张有喜向记者坦言,“今年日子确实比去年好过。山西去产能所带来的成效也让我们企业尝到了'甜头’。”他向记者举例说,去产能是“一石四鸟”,这块“石头”击中了煤价回升、企业利润提升、产能置换和安全生产四大目标。

与此同时,记者从两会上了解到,山西省煤炭行业结束了连续26个月亏损局面,GDP增幅也有所提升。

尝到去产能的'甜头’后,山西去产能的“干劲”似乎更足了。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副省长王赋表示,去年,山西关闭煤矿25座,其中既有年产90万吨的煤矿,也有年产400万吨、500万吨的煤矿。但据了解,其他省份年产30万吨甚至年产10万吨的煤矿仍然在继续生产。总理提出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去产能,我们呼吁国家出台全国统一的标准。

除此之外,河北、山东、吉林等地方,得益于煤炭、钢铁去产能,煤价、钢价逐步回升,企业利润较前几年有所回升。

全国政协委员、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在1994年,钢铁价格指数从1994年的100点,下降到了2015年的56点,到了2016年,这一现状被改变,2016年会升到了103点,回归到了正常,钢铁行业供求关系也在积极变化,这正是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调整产业结构的成果。

毫无疑问,扭转煤炭、钢铁亏损的局面,去产能“功不可没”。

一场难打的“硬仗”

3月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扎实有效去产能,今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要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的指标。

记者发现,煤电去产能也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这也意味着,今后去产能的任务将更加艰巨。

“事实上,这是一场难打的'硬仗’。”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目标任务的数量是有所提升的,2016年去产能目标任务为4500万吨,最后完成了6500万吨,正因为前期任务的超额完成,在客观上已经加大了当前去产能的力度。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当前煤炭、钢铁价格回暖,但是其产能仍然过剩,且多数产能属于落后产能。煤炭、钢铁近期回暖并不意味着企业们已经安全“着陆”。

“煤炭钢铁行业已淘汰以及拟淘汰的产能中,无效产能居多。”据中国社科院调研显示,钢铁去产能具体目标中,无效产能为5267万吨,占比高达72.1%。

相关人士指出,去产能看着似乎一点也不难,在中央政府的一声令下,任务层层分解,指标层层下压,手到病除。然而,根据相关部门的调研来看,去产能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去产能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工程。

毋庸置疑,去产能的确不易。

分析师表示,从今年官方公布的2016年实际去产能数量来看,虽然都超额完成了任务,但相比各省市公布的去产能总任务,其占比近60%。由此可见,按照市场实际来看,切实可行的政策虽然淘汰了大部分钢铁产能,但是依旧有部分未完成产能任务。

“目前煤炭价格处于合理水平,但是煤炭企业经营状况尚未根本好转,行业脱困仍需要艰苦努力。”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自2012年开始,煤炭企业经营困难加剧,虽然2016年下半年煤价回升,但时间较短,大多数煤矿仍处于累计亏损状态。特别是企业资金链进账状况并未根本好转,相当多的煤矿欠发工资、养老保险金问题仍未解决。

去产能手段“再加码”

那么在去产能的过程中,什么样的手段最见效呢?

李毅中告诉记者,目前行政化手段的去产能见效较快,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去年不少地方的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效果显著,但当年底煤炭、钢铁价格回升时,一些已经去掉的产能又开始恢复。“可见'去产能’不是简单'去产量’,价格和数量还是要靠市场决定。”

记者注意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阐述去产能的同时,还重点强调了要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日前在全国人大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也强调,今年去产能,要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其中,作为“牛鼻子”的僵尸企业退出涉及数万亿资产,人员安置和债务处理压力巨大。

说起去产能法治化,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卜昌森向记者举例,如果相关政策不明确,退出矿井股东权益保障困难;去产能煤矿资产和债务处置缺少可操作的政策支持;企业历史欠账多,资金压力大;煤炭产能缺乏法治化管理手段,易陷入“先减后增”的尴尬境地等问题。

何杭生则认为,2017年钢铁行业去产能有望朝着实质性(去产能违规、去僵尸产能)方向更进一步,尤其是在2017年上半年彻底清除“地条钢”产能,不合格的中频炉、工频炉等情况下。

上一篇:煤炭未来发展的路子在...    下一篇:陕西省三项目纳入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