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郑红 散文——《记忆中的年味》

作者: 郑红     时间: 2021-02-10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记忆中的年味


农历的年末,西安的灯就亮了,“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玲珑华美绚丽多姿,玻璃橱窗上也贴上了各式花样的剪纸,我内心深藏的年味儿也荡漾开来,飘向那热气腾腾的村寨。

小的时候,最盼望着回老家过年,老家的年味总是浓的,每一天似乎都是色彩斑斓的,散发着温馨绵厚的香味儿。头上围着帕帕的奶奶坐在炕上教我们唱着童谣:“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蒸馒头;二十七,杀只鸡;二十八,贴画画;二十九,去买酒;年三十,包饺子;大初一,撅着屁股乱作揖。”小孩子们七嘴八舌手舞足蹈地欢唱了起来,奶奶就会眯着眼睛慈祥地望着我们,脸上的皱纹也绽开了花朵。

逢十逢五,是赶集的日子。年集上人山人海,热闹沸腾。牲畜的叫声、车轮声、吆喝声、熟人的招呼声、笑声,此起彼伏;街边临时搭起的棚屋,一个挨一个,大勺小勺叮当响,炸油糕、炒猪肠、打烧饼……各色小吃香味扑鼻。奶奶总会牵着她的小孙孙的手,给我买最爱的糖糕和年画,给弟弟买他喜欢的鞭炮和花灯,我俩满载而归,欢欣雀跃,奶奶脸上满是自豪与得意。空气里是热气腾腾的年味。

转眼到了除夕,守岁是记忆最深刻的年俗之一。在一年最后剩余的短暂时光里,眼巴巴地守着它,表示对上天恩赐的岁月时光深切的留恋。奶奶总会忙碌着不假人手地为她亲爱的久别的孙儿们准备年饭,灶台前升腾起热气腾腾的烟雾,她将日日的思念和牵挂融入道道美食之中,然后合不拢嘴地看我们挥舞着筷子大快朵颐,看我们吃到饺子中硬币时的兴奋呐喊,念叨着“多吃点……多吃点……”。守岁的前半夜我们斗志昂扬,祭祖拜天地,吃年夜饭。吃过年夜饭奶奶早已疲乏不堪,早早入睡,并不陪我们守岁,而我们是一定要等到午夜时那一场万炮轰天的普天同庆的烟花炮竹的狂欢。待到燃放鞭炮的高潮过后,才算真正进入了守岁的攻坚阶段。大人们通常是聊天,打牌,这时时间就像牛皮筋一样拉得愈来愈长了;孩子们的瞌睡虫就开始在脑袋里喷撒烟雾,年年的守岁我都不知道怎么结束的。但睁眼醒来一定是在床上,睡在暖暖的被窝里。

每年的初一早上我们都是被奶奶笑眯眯地唤起,她摩挲着我们嫩嫩的小胳膊,将一个小小的装着压岁钱的红纸包塞在我们枕边。我们一骨碌爬起,穿新衣戴新帽,打扮得周周正正,给长辈敬礼拜年。拜完了家中的长辈,男孩儿们还要串百家门,给同宗的长辈拜年,出左邻入右舍,走东家串西家,村南村北各门各户拜个遍,迎接一年的到来,孩子们都长了一岁,日子红红火火。

回味那浓浓的年味儿,那是生命与生活的仪式,那是亲人久别的相聚。我似乎又看到,烟火氤氲中慈祥的奶奶,闻到了枣花馒头的香味儿,听到奶奶唤我乳名的声音……

(黄陵矿业  郑红)

上一篇:李永刚 散文——《年味》 下一篇:杨妙怡 散文——《新年在旧乡》